首页 文新闻 影视厅 影基地 观察哨 影艺吧 文企云 艺术品 视频

书画艺术、工艺品

旗下栏目: 书画艺术、工艺品 收藏品

美术作品-蝶恋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6-02
摘要:马胜利写意花鸟画的"三美"马胜利,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刘选让导师助教,清华美院王光明导师助教.现居北京。回族,1963年出生,职业画家.宝鸡市美协副主席,宝鸡中国画院副院长。西北大学艺术学院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受教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
             
规格:90*35
       马胜利写意花鸟画的"三美"马胜利,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美院刘选让导师助教,清华美院王光明导师助教.现居北京。回族,1963年出生,职业画家.宝鸡市美协副主席,宝鸡中国画院副院长。西北大学艺术学院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受教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花鸟画研究室,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人民大学美术学院.师从郭怡宗、满维起、刘万鸣、林若熹,刘选让等老师。
 
       中国画中花鸟一科,自明清以来,名家辈出,大师卓立,从徐渭到八大,从吴昌硕到齐白石,他们的画风无论是狂放还是冷逸,也无论是雄强还是清简,无不体现了中国画的至高境界。这艺术史上的座座丰碑也无疑是横亘于后学者之前的一座座大山。当代画者万千,几人可脱迹立形,卓然不群呢?青年画家马胜利亦混迹于这个画者空前云集的时代,承革变立之难非不同于众耶。然胜利之独特之处在于他心态平和,不激不历;游心艺事,为而不争;戏墨纸素,情态舒缓;交朋会友,谈笑风生;把酒行令,自在快乐。良好的心态使其画作自存游戏的机趣和不羁的浪漫,这在人性异化的功利化现代生活中,无疑是极具精神的自由放逐和人性的回归。传统文人画求脱于世俗功利的羁绊,追思解衣盘礴的创作心境,胜利无意中自具了这种心性和行为,岂能不为其画增色。
 
       胜利的祖籍是河南洛阳,但他出生并成长在陕西宝鸡。他上初中时恰逢"文革"结束,文化艺术全面复兴。他很快喜欢上绘画,并以浓烈的兴趣开始了素描的学习。胜利从小好玩,因而他也是以玩的心态介入绘画的,数、理、化他没能学得太好,画去一年年进步起来。参加工作后,他很快做了专职美工,绘画上也涉及几个画家,洛阳牡丹名闻天下,这位画家老师也极擅画牡丹,因之,胜利起手就画起了牡丹,由于天性颖悟,灵透过人,这牡丹一画,没多长时间就名噪西秦。西秦画坛虽人才济济,然无人敢小视这位后起之秀,因他的画确科自然天成,充满生气。
 
      胜利虽初以画牡丹名,实则已涉猎花鸟画的各种题材。20名世纪在艺术学院进修学习后,眼界也更为开阔,在笔墨风格上开始兼收并蓄,广泛吸收,并不囿于某地、某派、某家之法。他生就的游戏性情,使他作画心态松缓,笔下稳健,收放自如。三十出头面,画面上用笔之爽利快意,墨色之和润饱满,境象之遒丽秀美已令人刮目。当时,他的画已引得北京、深圳等地画商多次光顾。然胜利并示陷入市场的潮流中,他周围一帮画油画、国画的朋友也时时提醒着他,因为大家都看到了他在绘画上天生的才气和内蕴的潜质,希望他在绘画本体上有深入的发展。胜利虽以游戏心态事画,但也具有极强的探求精神,他对新奇的表现极为敏感,并善于借鉴和吸收。为了摆脱先前市场价值对画的影响,他开始在笔墨语言的内质上下工夫,以力脱表华之美。他一方面向前代大师学习,在文人画中吸取养分,同时又深切地关注当代艺术的新形式、新表现和新语境,在两极中寻找自己的切入点,以更新自己画面的表现形式。事实上他琢磨的不是由传统笔墨向现代图式的转换,而是笔墨语言和图式形式的同步变易。在他的画中对传统笔墨价值和审美情趣的信守是一贯的,但对新意识、新理念、新方法的介入,他也是积极主动的。因而,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的画面始终处于微妙的变化和前行中。能看出他既在探求形式感和视觉新语言的笔墨运用,也坚守着中国画实际收入意精神的文脉传统。
 
       古人评诗论画有"雕琢太过伤于巧,朴拙惟宜怕近村"之说。胜利的画秀骨清相,百追朴拙一路画风。他画有巧思,但并无雕琢太过之病,这全赖其灵心慧性不蔽不遮。他并不读太多的书,但悟性好,识见高,心存雅致,眼界不俗,每每赏画品调高迈。他喜观好画以养心,书藏古物以养眼,日日作画以练手,属心、眼、手俱高一类,留心处处皆学问,故每能捕捉好的东西,又能遂之践行,这无疑是造就其人其画之特殊路径,非他人可学而能为也。
 
       胜利之画重趣味,但用意精微,故能取之法外,得之法中。他用笔中正,不事怪诞,尤不荒率粗疏,偶露沉雄之笔、峻折之势亦掩于雅秀之中,笔笔用的是沉郁而健爽,轻灵而稳实。构架布局历练大方,笔厚墨饱却不滞不钝,淡墨抒写也无浮滑,稳健中透灵秀,爽润中见风骨。可谓丰神俊朗,流光溢彩。
 
      近年来,胜利强化了在笔墨本体语言上的探索,他致力于宿墨趣味的研究与试验,一线、一点、一块、一面,他都在宣纸上琢磨其氤氲变化,淹润生发,同时在图式上也力行现代构成与形式感极强的块面分割和黑白对比去整体布构,以打造自己心中理想的图式语境,展示自己的审美追求。胜利对画竹有特别的兴致,这千百年来被文人反得表现的题材,在胜利笔下自是别具风采,他甚至以"云竹"为笔名,可见其对竹的偏好。但画至此时,画什么题材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传统花鸟画之梅兰竹菊或各种卉木虫草在胜利笔下已演绎成笔墨本体的趣味和风韵流彩的新国画。显然,他的全新图式在某种程度上已解构或脱略于文人画之攀篱,具有了鲜明的当代性和个性化特征。但传统笔墨的强大回拉力,又使他在水墨新语言的探索上难以远行。大概这也会使爱玩的胜利时时生出些许苦恼。
 
       尽管胜利期许的现代西画构成与中国画笔墨之完美结合尚在进一步摸索之中,但他在绘画审美倾向的选择上彰显的是温润雅和之美,并洋溢着时代审美思潮的某种热情。所以他绘声绘色画的本体精神还是中国文化的根系和时代风尚之感染。他的画风不事雄浑,也无传统文人画中的萧索荒寒,然气象韵致又无不与文人画传统暗合。当然胜利画中存有的入世热情也是不足为怪的,在他的主体意识中,对大众审美取向和时代审美价值思考。事实上,在"85"美术新潮和快速市场化过程中成长起来的画家,不可能是非常单纯的。传统的、新潮的、市场的各种复杂因素皆可会于画家一身。画家的审美致思乃整个时代风潮所致。
 
     但无论如何,胜利的画都显得那么清新和美丽,简透而俊朗,且有着最新审美感受的不断介入,世有着外来艺术的借鉴和吸收,这种既传统又现代,也不排他的绘画表现给予我们一种愉悦的审美感受,使我们在这喧嚣和繁闹的现代生活中,有了一分雅致的温馨。
 
     胜利除画以外,他痴于垂钓,迷于古董,兴会于洒肆,活跃于棋牌,好玩者,皆有所染,亦为高手。在他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享受生活与追求艺术这两种价值取向的并行不悖,也许这正是胜利画中雅风流韵生发不息之根源所在。(注:云竹乃马胜利之画名)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美术艺术作品

下一篇:仿董巨山水

最火资讯